郎平点赞巩俐:财经观察:欧佩克提高减产力度对油价利好有限

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13日 12:39 编辑:丁琼
迥异的艺术形式。艺术表现手法方面,河湟花儿继承了《诗经》以来中国民歌通用的赋比兴艺术手法。修辞艺术上,河湟花儿善于综合运用多种修辞,示现、正反顶真等修辞丰富了中国民间诗歌艺术的表现手段。音乐艺术层面上,继元曲之后,至今仍用“令”为各种曲调定名,如“尕马令”“水红花令”等,这在今日中国山歌中难能有二。河湟花儿继承中求创新,创新中求发展,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艺术形式。其一,涌现出了大量用“上、下、了、子、哩、里、多、来”等字结尾的“独木桥体”佳作。如:“羊毛哈出在羊身上,松柏树长在个岭上;我心思费在你身上,你心思冇在个我上。”“青稞儿出穗头勾下,麦子出穗着奓下;见了外旁人头勾下,见我的花儿站下。”“西宁的城里兵多了,大城门吊了锁了;煨下的花儿心高了,大眼睛不望我了。”这三首河湟花儿的分别用“上、下、了”结尾,“独木桥体”使花儿艺术形式更加规整化。其二,河湟花儿形成了“折断腰花儿”(民间又叫“两担水”),如“杨柳树儿钻天高,寒雀儿,它落在树梢上了;朽木头搭桥桥不牢,好花儿,你把我当桥儿里闪了。”此类作品促进了河湟花儿艺术形态的对称美。其三,河湟花儿创新了中国民歌四句式、五句式、六句式甚至更多句式的语言节奏,四句式花儿的第二句与第四句,五句式花儿的第二句与第五句或第三句与第五句,六句式花儿的第三句与第六句,句末通常两字煞尾,改变了中国七言民歌通常为三字尾的基本结构,河湟花儿的这种艺术架构,在中国文学中都是非常独特的,拓展了中国民歌的语言节奏和民歌样式。两小无猜

四川绵阳4.5级地震

金秀贤将成立公司

早在160多年前,首批华人就踏上了巴拿马这片美丽的土地。巴雷拉说,巴拿马不久后将在北京、上海等地设立领事机构,简化签证手续,方 便中国游客、学生和文化爱好者来到巴拿马。条形码发明人去世

责任编辑:丁琼

热图点击